漫威《上氣》辱華了嗎?“死小孩”哪吒又在反抗什么?| 思想界

原標題:漫威《上氣》辱華了嗎?“死小孩”哪吒又在反抗什么?| 思想界

『思想界』欄目是界面文化每周一推送的固定欄目,我們會選擇上一周被熱議的1至2個文化/思想話題,為大家展現聚焦于此的種種爭論與觀點沖突。本周的『思想界』,我們關注漫威電影《上氣與十戒傳說》的“辱華”爭議以及新上映的國漫《哪吒之魔童降世》的背后寓意。

首個華裔超級英雄誕生:上氣辱華了嗎?

北美時間7月20日晚,漫威影業在圣地亞哥國際動漫展上公布了漫威下一階段的影視計劃,其中,首部以華裔超級英雄為主角的電影《上氣與十戒傳說》(或譯《上氣》《尚氣》)將于2021年上映的消息公布讓中國漫威粉絲歡呼雀躍。然而在短暫的興奮過后,《上氣》很快在網絡上受到鋪天蓋地的質疑與攻擊,許多網友認為無論從片中大反派“滿大人”的角色設定上,還是演員選角上,都有丑化與攻擊中國的嫌疑,呼吁大家抵制這部電影。

上氣是漫威漫畫宇宙中的原創華裔英雄,早在1973年就作為獨立的漫畫角色推出。為了順應在美國風靡一時的功夫熱潮,當時的上氣以李小龍為原型,被塑造為精通功夫的超級英雄。推出之后,上氣一直是漫威漫畫宇宙中的人氣英雄,并始終作為正面角色與許多耳熟能詳的超級英雄如鋼鐵俠、美國隊長并肩作戰。漫威影業在《無限傳奇》系列終結后,將上氣這個漫畫中的人氣IP搬上銀幕,打造首部華裔超級英雄電影,無疑是希望在下一個階段的超級英雄隊伍中加入中國元素,向中國觀眾示好,進一步開拓中國市場。畢竟,從票房收入來看,中國市場已經是漫威宇宙電影最大的海外票倉;而在漫畫與衍生品方面,漫威也開始在中國布局,與網易達成合作關系,希望借助電影的熱潮推動漫威品牌的全面爆發。

上氣一直是漫威漫畫宇宙中的人氣英雄

為此,漫威希望借《上氣與十戒傳說》的公布,展現自己對中國觀眾的誠意:不僅電影的劇本特意找來曾執筆《神奇女俠1984》的華裔劇作家Dave Callaham負責撰寫,電影的男女主角皆由華裔演員扮演;同時還邀請中國香港巨星梁朝偉扮演劇中大反派“滿大人”,此外,該片已定檔2021年2月12日在北美上映,當天也是中國農歷正月初一。漫威似乎為首個華裔超級英雄的登場做足了準備——高人氣的漫畫IP、吸粉無數的中國演員,那么為什么反而在中國輿論中激起了空前的反對聲音呢?

發表在公眾號“娛樂硬糖”的文章中,作者謝明宏指出,主角上氣的父親,也就是劇中大反派“滿大人”的原型正是“黃禍”的化身“傅滿洲”,它是一個帶有深刻種族主義與辱華色彩的虛構形象,這正是引起大眾不滿的原因。傅滿洲誕生于一個從來沒到過中國、自稱“對中國人一無所知”的英國小說家薩克斯·羅默(Sax Rohmer)筆下,是歐美人對中國人刻板印象的集合體:天才與邪惡兩種氣質相輔相成。一方面聰慧過人,精通西方的科學技術,是個偉大的天才;另一方面又采用“東方”的邪惡手段作惡,如暗殺與下毒,擅長各種陰謀詭計,同時又野心勃勃,妄圖征服世界——尤其是征服白人。此外,傅滿洲的形象也耐人尋味:他既有著老朽的外表,身著清朝官服,是象征傳統與過去的中國皇室成員;但又精力充沛思維敏捷,無法被消滅,有著極強的生命力。謝明宏認為,這恰恰是歐美人心目中“黃禍”的典型形象:天才與邪惡、聰慧與反動、衰老而富有攻擊力,與之對應的,西方人成了驚恐不安的弱者。

薩克斯·羅默筆下的傅滿洲

按照漫畫原著,上氣會與父親反目成仇,大義滅親干掉滿大人。根據這個劇情走向,上氣本身是一個打敗邪惡的正面形象,為什么這次會遭致大眾如此反感呢?作者認為在情節中,上氣是被美國隊長與鋼鐵俠感化,因此才反戈一擊殺死自己的父親。而對于中國觀眾來說,無論如何都很難接受上氣的設定:這就是一個被美國精神感化,投靠白人的“弒父”華裔英雄。

對于這個情節,《中國市場不需要 》 進行了更加猛烈的攻擊。作者申鵬認為雖然漫威電影中的少數族裔與外國角色越來越多,看似多元包容,但美國中心主義的思想內核依然沒有變化。他以《黑豹》中的瓦坎達以及《復仇者聯盟》中的黑寡婦為例,無論他們能力多么高超,最后還是要接受美國人與復仇者聯盟的幫助,接受他們的價值觀,才能真正成為“偉光正”的英雄。黑寡婦還需要背叛“邪惡”的蘇聯,才能成為代表正義拯救世界的英雄。作者認為,與黑寡婦一樣,上氣也是同樣的角色,要除掉自己的父親、背叛自己的祖國,才能成為美國的超級英雄。

作者還譏諷影片的選角眼光,認為漫威電影里“華人明星幾乎只能演反派和配角,找韓國人、日本人來演中國人,他們無一例外單眼皮、小眼睛、寬下巴,化著鬼畫符的妝容”,并由此認為漫威根本不重視中國市場。需要指出的是,之前就有消息透露漫威要求上氣的演員必須有中國血統,而此次公布的男女主角也都是華裔演員,男主角劉思慕更是在哈爾濱出生。盡管如此,申鵬這番言論還是得到了許多網友的贊同。

另一方面,也有漫威漫畫的愛好者通過對文本的細讀,指出上氣“投靠白人的叛徒形象”是網友的誤讀。中,作者指出上氣的人氣并非依靠滿大人的辱華形象,而是來源于李小龍與他所代表的中國功夫。在他反抗父親的過程中,也沒有白人英雄的指導與協助,而是通過獨自探索與求證,憑借自己的正義感打倒了父親。在旅途中,上氣不僅驅散了歧視黃種人的英國特工的偏見,同時也保持著對英美資本主義的不屑一顧,成為了華裔超級英雄的代表人物。作者同時指出,漫威早就棄用傅滿洲與滿大人的設定。總體而言,作者認為上氣自始至終都是一個獨立、具有思辨性又可以代表中國的角色,絕非屈服于白人英雄的叛徒。言下之意就是認為,對傅滿洲或滿大人的不滿,不應該帶到上氣這個角色上。

也有人提出,滿大人再次出現在銀幕上,不一定意味著對中國人的妖魔化的延續。新京報刊發的細致地梳理了傅滿洲形象的變遷,作者李永博指出傅滿洲既可以成為偏見的化身,也可能成為消解偏見的契機,這視乎具體的歷史背景。例如自二戰結束以來,英美開啟了文化反思的浪潮,在英國的廣播節目中,傅滿洲的邪惡外表在某些時候轉變成滑稽搞笑的形象,用來反諷英國人的自滿排外心態。又比如在今天,“政治正確”大行其道,中國市場又變得愈發重要,好萊塢自然會顛覆許多傳統的形象,消解其中包含的歷史寓意,避開可能引起中國觀眾不適的元素,而傅滿洲也逐漸成為娛樂化的文化符號。

早在2013年,漫威電影《鋼鐵俠3》中就出現了滿大人的角色,但在影片最后他被揭露出并非是神通廣大的魔頭,而只是一個懦弱無能的演員,這樣的反轉非常有效,滿大人所代表的“黃禍”的妖魔化形象與百年的歷史陰霾在觀眾的哄笑聲中煙消云散。

漫威電影《鋼鐵俠3》中就出現了滿大人的角色

其實漫威影業在這次發布會上公布的信息非常有限,除了公布電影的選角與上映時間,既沒有透露劇情走向,也沒有談論太多有關角色的信息。網友的激憤,主要針對的是滿大人的形象,這個形象在歷史上一直承載著對華人荒誕不經又充滿惡意的想象,也象征著華人上百年的屈辱歷史。因此,一些網友認為將滿大人搬上銀幕,意味著歐美大眾對中國乃至亞裔偏見的卷土重來。換句話說,網友關注的焦點在于,漫威要如何處理充滿歷史沖突的文化符號。

漫威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在近日的訪談中,面對記者詢問最希望在電影中加入什么元素時,上氣這一漫畫形象的創造者吉姆·史塔林強調:“可以告訴你,我最不希望加入的元素,就是和傅滿洲有關的一切。我很確定他們會將傅滿洲移除出整部電影。”這看似矛盾的回答正意味著,漫威可能會在電影中在盡力保留漫畫設定的同時,徹底拋棄傅滿洲所代表的帶有種族歧視與羞辱華人的敘事,將滿大人塑造成一個單純的反派,而不帶任何的種族主義色彩。

漫威的老冤家DC在漫畫《新超人》第16卷中,則給出了另一種處理傅滿洲的文化符號的方式。來自中國的超人孔克南被傅滿洲帶回到1937年的美國唐人街,一群賊眉鼠眼、留著鼠尾辮的“黃色怪物”將孔克南團團圍住,這時一個白人偵探及時趕到,將他們通通打倒。正當孔克南興奮不已時,傅滿洲讓他使用超能力看破表面的幻像,孔克南發現那些“黃色怪物”都只是普通的華人,白人偵探痛毆的是無辜的路人。傅滿洲在旁平靜地說:“他們不是怪物……這些幻象被創造出來,是為了證明中國人曾承受了長達一個多世紀的欺凌的事實。”雖然傅滿洲隨后被揭示出是另一個充滿民族主義情感的反派角色偽裝的,但這段劇情的處理,可以看出同樣曾經使用傅滿洲形象的DC,在今天開始以同情與歉意面對那段歧視華人的血淚史——惡毒奸詐的傅滿洲不是華人的化身,而恰恰是白人的惡意的化身。

漫威會如何消除《上氣與十戒傳說》帶來的爭議,這只有等到電影正式上映才能知曉。值得我們繼續思考的是,社會應該如何處理承載歷史苦痛與沖突的文化符號?這也觸碰到一個更深層的問題:我們應該如何面對充滿了撕裂與激憤的歷史記憶?是持續地將恨意灌入公眾討論中,將其當成愛國主義的再生產裝置?還是將其棄置一邊,不再提起,希冀于時間能夠撫平一切苦痛?

哪吒的重生:“死小孩”都在反抗些什么?

7月26日上映的國漫《哪吒之魔童降世》在兩日內票房就突破4億大關,不僅創下動畫電影單日票房新紀錄,也成為中國影史上首部單日票房破2億的動畫電影。票房屢創新高的同時,本片也獲得了不錯的觀眾口碑,豆瓣評分高達8.7分,微博與朋友圈里無數“自來水”一邊前赴后繼地向朋友力薦,一邊去電影院三刷、四刷。這種盛況無疑會讓人想起2015年上映的《西游記之大圣歸來》,同樣是票房口碑雙豐收,同樣是改編自中國人耳熟能詳的神話故事,也同樣是刻畫了一個桀驁不馴、反抗束縛的英雄。

如果說,大圣還是那個大圣,從來都是無君無父、不畏天庭與如來的齊天大圣。《哪吒之魔童降世》中的哪吒卻有著顛覆性的角色設定,無論是外形性格、家庭背景,還是故事的主旨,導演餃子都進行了大幅度的改編。當然這也并不意外,哪吒的形象與故事本來就在歷史上經歷了多次顛覆。

《哪吒之魔童降世》劇照

《魔童哪吒降世:他的形象發生過哪些變化?》一文中,作者梳理了哪吒在不同時代的形象以及其神話的流變。作者指出,神話故事以及人物的變化往往是應和著社會背景與大眾心態的變遷。早期的故事中,哪吒隨意欺壓龍宮守衛,踏倒水晶宮,甚至將龍王三太子抽筋扒皮,儼然一副飛揚跋扈、仗勢欺人的“官二代”形象。但作者認為,《封神演義》對哪吒“犯了一千七百殺戒”的設定恰恰暗示了,與《水滸傳》的李逵一樣,哪吒的使命就是大規模地殺人。在中國古代王朝末期,各種社會問題堆疊,加上人口爆炸,落入馬爾薩斯陷阱,除非經歷某種災難導致人口銳減,否則很多社會問題無法紓解。古人對此有某種模糊的認識,因此經常塑造一些瘋狂殺戮的人物而不加批評,某種程度上,他們被視為上天派來解決問題的工具。

另一方面,哪吒剔骨還父,割肉還母,爾后被如來佛祖復活,在作者看來,認佛作父情節的流行,同樣是源于中國社會內部底層民眾希望通過佛教反抗傳統孝道的隱秘心理,佛教傳入中國后,成為他們反抗的理論依據,而將自己肉身用最痛苦的方式歸還給父母,也是對孝道最剛烈決絕的反抗。

到了1979年的《哪吒鬧海》中,以四海龍王為首的龍宮成為欺壓百姓的殘暴的反動統治階級,而李靖則是膽怯軟弱又愛擺封建家長權威的父權代表,哪吒則成為見義勇為,不畏強權,一心保護人民的少年英雄。作者認為,中國近現代時期中,正是許多背叛了自身階級與家庭的青年,成為推動社會革命的重要動力,前述改編正是對這種現象的映射。哪吒大鬧龍宮的“反叛”是為了反抗欺壓人民的統治階級;而他剔骨還父、割肉還母的“不孝”是為了反抗封建的父權,這象征的正是全面徹底的社會革命,哪吒從此成為充滿革命色彩的叛逆英雄,并奠定了之后的影視作品形象。

在這次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哪吒形象被再次顛覆了。公眾號“第十放映室”刊文指出,在這部電影里,哪吒不再是光明磊落的少年英雄,而是天生具有魔性,未來注定要成為混世大魔王。他在形象上也成為了畫著煙熏妝,冷酷、陰沉的“死小孩”;李靖與殷夫人也被理想化為舐犢情深的嚴父慈母,自然,哪吒也不需要自刎,將骨肉還給父母。通過這一富有爭議性的改動,導演希望為哪吒的形象賦予全新的內涵:通過個人內心的抗爭,消除俗眾的偏見,不接受被加諸的宿命,而是主動選擇命運——這是建立在李靖與殷夫人毫無保留的愛上的,只有愛與犧牲才能讓哪吒擁有信任與探索未來的勇氣,才能讓哪吒戰勝偏見與邪惡。

李靖與殷夫人被理想化為舐犢情深的嚴父慈母

作者意識到這種敘事放棄了《哪吒鬧海》中哪吒對父權的反抗,回歸到主流價值取向,即強調愛的力量與父母為孩子作出的犧牲。但他認為這并非倒退,如果說前一種敘事譴責的是外在環境因素對少年的壓迫與損害,那么《哪吒之魔童降世》則更關注少年成長的內在驅動力,觀眾能從這部電影中,看到一個背負宿命的少年,如何面對自我懷疑與人生選擇,最后由自己決定要成為什么樣的人。

然而,在《 :徒有虛表的抗爭》 一文中,作者馬兒質疑了《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顛覆是否反而使哪吒形象喪失原有的魅力。她指出《哪吒鬧海》中的核心情節“哪吒自刎”之所以能夠有持久的震撼力,就在于它既能喚醒觀眾的私人經驗——被父權壓制的兒女在掙脫親情包裹的的過程中、逐漸脫離家庭桎梏時,那種需要撕裂血肉的慘烈痛楚;同時又呼應了中國近現代的歷史背景——只有清償這份沉重的恩情,人們才能沖破桎梏迎來新生,向權威統治發起更全面的進攻,贏得更大的自由。在中國,人們總是處于“親情和威權渾然一體的統治之下,自戕式的反抗總是這樣連皮帶肉撕心裂肺”,正因為如此,“哪吒自刎”才能引起中國兒女獨特的生命經驗共鳴。

“哪吒自刎”能引起中國兒女獨特的生命經驗共鳴

作者認為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天庭在電影里,似乎代表著更讓人向往的特權生活”,龍王代表的有形壓迫者消失了,父權的壓制也不復存在,故事存在的主要沖突,似乎是背負宿命的哪吒與敖丙面臨著自我接納與被人接納的問題,換句話說,就是天賦異稟的主角與愚昧又充滿偏見的群眾的沖突與和解。而這些主題,一方面似乎與美國動畫蘊藏的主題與理念沒什么區別,只是以中國神話的角色出演,獨特的角色最終卻為了一個普適的故事服務;另一方面,“反抗命運”或許是新時代的訴求,但具體反抗什么呢?“逆天改命”的“天”指的又是什么呢?在以往動畫中的壓迫者都消失時,哪吒這一形象承載的反抗敘事就變得空洞且虛妄。

本文為獨家原創內容,撰文:羅廣彥,編輯:朱潔樹,未經“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授權不得轉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美女捕鱼短视频教程 微乐有炸金花吗 798游戏龙王捕鱼 手机游戏陪玩赚钱吗 重庆时时后三万能码 ag超玩会最新消息 如何利用婚介赚钱 金鼎娱乐 金尊棋牌 弥勒佛直播赚钱 北京时时赛车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