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鑫的三個大麻煩:電視巨虧、資金鏈承壓、海外52億并購暴雷

原標題:馮鑫的三個大麻煩:電視巨虧、資金鏈承壓、海外52億并購暴雷

7月28日晚,暴風集團發公告稱,于近日獲悉,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暴風集團于2015年3月上市,上市之初,股價一路走高,至該年5月21日,股價最高沖至327.01元/股(后復權),按照1.2億總股本計算,市值達392.41億元。

如今,暴風7月26日收于6.3元/股,總市值僅剩20.8億,較當初的市值已蒸發95%。

回望過往,暴風野心有很多,2016年宏偉的“N421”戰略覆蓋了硬件、軟件多個領域,旨在通過PC、手機、電視和VR四塊屏幕作為獲取用戶的硬件平臺,發展體育和影業兩個內容中心,構建暴風泛娛樂聯邦。

因業務的相似性,暴風一度被外界貼上“縮小版樂視”標簽。隨著樂視網被暫停上市,樂視神話落下帷幕,暴風集團亦已深陷“麻煩”:電視業務銷量不及預期且仍在虧損;資金鏈承壓,馮鑫質押股份為暴風輸血;海外35億并購暴雷,被索賠7.5億;被爆欠薪、遣散員工……

2018年全年,暴風集團營業收入為11.27億元,同比下滑41.1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0.9億元,同比下滑2077.65%;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為2423.45萬元,同比下滑97.73%。

今年上半年,暴風集團預計虧損2.3-2.35億。而截至今年3月末,暴風集團賬上僅有684.66萬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

去年5月,馮鑫在一次產品發布會上,接受媒體采訪談暴風現狀,那是他近一年多唯一一次公開露面討論此事。

在那次產品發布會上,馮鑫化身“職業”產品經理,為暴風新品“小魔投”代言。但馮鑫不愿意多談集團規劃、戰略及整體業績,只是表示電視業務是否成功,取決于其是否在市場競爭中獲勝;這種獲勝,可以是數量上的,也可以是“商業競爭邏輯”。

“我不是那么工作的人。”在回答關于“是否會評估暴風電視成功程度”提問時,馮鑫說,“但是大的節點我盯得很緊”。

坐在暗處的產品經理

暴風的新品發布會持續了大概一個半小時。

2018年5月23日下午2時許,暴風集團聯合創始人、副總裁蘆勝波走上臺,在明亮的追光燈下介紹了暴風激光電視。

但這臺激光電視并非重點。下午2時30分許,暴風集團董事長馮鑫上臺。

“畢業以來我做了很多產品,今天我要為自己做一個產品,并且為它代言。”馮鑫上來就對臺下說。

隨后,馮鑫在會場左側一個不起眼的木質沙發上坐下,吩咐主辦方降低舞臺和會場的亮度——僅有的幾束燈光打在沙發上,馮鑫的面孔隱藏在昏暗中,只能聽到聲音傳出來。屏幕成為會場亮度最高的發光體,觀眾宛如置身電影院。

(發布會現場,左下角為馮鑫)

馮鑫“代言”的是暴風推出的一款專職放電影的硬件產品。這是一款飛碟形狀的投影儀,配有三角支架,通過手機APP實現選片、播放等操作,可將畫面投射至空白的墻壁,或者天花板。

馮鑫認為,這款產品服務于對電影播放品質“不將就”的群體。“自發光屏幕沒有電影感,你們用投影看電影,看了幾場以后回不去(自發光屏幕)的。”馮鑫說。

馮鑫非常喜歡這款產品。“好看”、“漂亮”“確實很好看”之類的描述,多次出現在他的演講中。

“我作為產品經理,小魔投的員工,暴風用戶,我認為我們就是用戶,就是把自己服務好之后相信用戶就會喜歡,如果用戶真的不喜歡我也不在乎了。”馮鑫說,“為人民服務不如為自己服務,我突然一下放松了,也不再總自己的產品、用戶形成多點的關系,而是我就是我產品的用戶。”

但馮鑫也承認,開發“小魔投”們是幸福之路,不是成功之路。

“沒想過(把這種文化擴大到整個暴風),因為它(小魔投)太特別了,”馮鑫在訪談中說,“商業有很多成功的例子,比如雷總做了感動人心的產品,厚道的價格,也很成功,性價比也很高,我也有這個需求,都是對的。成功有很多路,我們不能要求所有的成功都走這樣一條路,這樣一條路是幸福之路,不是成功之路。”

小魔投自身也必須面對商業化的考驗。

“既然我對它的商業目的沒那么明顯,決不許燒錢,我起碼要讓它活得下去,一定要保持盈利。”在發布會之后的群訪環節中,馮鑫明確說,不燒錢是“小魔投”的大原則。

“我們能盈利的,保持了利潤空間的。”馮鑫說。

電視銷量遠低預期

在馮鑫的自述中,小魔投產品更多是基于其個人用戶需求體驗啟發而研發的產品。但對暴風集團來說,小魔投也還需市場檢驗。

但眼下,馮鑫還面臨一個棘手的問題,作為集團7成營收來源的電視業務,銷量遠不及預期,也仍未能夠實現自我“造血”能力。

暴風集團發布2017年財報披露,去年暴風電視銷量達到84萬臺,同比增長4.16%;硬件收入為12.83億元,增加39.93%;硬件成本為13.75億元,銷售商品毛利率為-7.15%。

(暴風電視過去3年產銷量)

這一數字遠遠低于2017年初暴風電視高管的預期。2017年年初,在一次發布會上,負責電視業務的副總裁劉耀平表示,暴風電視2017年的目標銷量為200萬臺,2018年的銷量為400萬臺。

馮鑫亦看好暴風電視的銷量及盈利前景,他曾規劃,暴風電視累計銷量達到500萬臺,就可以基本覆蓋成本,剩下銷量增長都會轉化成盈利。

“暴風集團2018年的戰略將進一步聚焦,各個業務和部門都制定了方案,全力落實All for TV”,2018年2月1日,馮鑫在業績預告發布會上對媒體說。

但對于電視銷量,如今馮鑫避重就輕。5月23日的發布會后,在回答衡量電視業務是否成功問題時,馮鑫表示仍取決于“是否在競爭中獲勝“,而獲勝的指標,有時候是數量上的,有時候則是商業競爭邏輯。

”不僅僅是數量,比如SWOT的分析里,就是你今天培育的幾個核心支柱,未來兩三年能起大作用的,這都是挺重要的。”馮鑫說。

但暴風的財報顯示,目前其硬件銷售收入雖已成為營收支柱,卻仍未貢獻正向利潤。2017年暴風集團實現營業收入19.15億元,其中銷售商品收入12.83億元,占營收比重的67%。

智能電視是暴風目前銷售的實物商品。在獲得12.83億元的銷售商品營收時,暴風還付出了13.75億元的營業成本,營業利潤整體虧損約9000萬元。

而從電視業務的運營主體暴風統帥業績看,暴風電視業務的虧損更大。2017年暴風統帥營收13.48億元,凈利潤虧損3.2億元;2016年同期,暴風統帥營收9.29億元,凈利潤虧損3.58億元。

目前,在引入新的投資者后,暴風集團持有暴風統帥的股權被稀釋至24.12%。因少數股東權益,在合并報表后,暴風統帥的虧損僅有約7700萬元反映到暴風集團財務中。

(接受媒體訪談的馮鑫)

對于如何評估暴風電視成功程度,在5月23日的媒體群訪中,馮鑫表示,“我不是那么工作的人,但是大的節點我看得很緊。”

在2018年4月,馮鑫也曾對媒體表示,電視“2018年虧損,2019年會盈利,2020年會盈利很多,一旦賺錢多了,利潤就來了,會越來越熱”; “因為我(暴風TV)也好,小米也好,我們每年的計劃都至少翻番的。”

硬件未盈利而資金鏈承壓

在2017年9月暴風半年報業績說明會上,馮鑫曾表示暴風沒有資源向電視與VR業務不斷地輸血,只能遞第一棒,現在已經完成,未來兩塊業務只能自己造血。

2017年底,馮鑫為暴風統帥引入了蘇州東山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如東鑫濠產業投資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8億元投資。

而從暴風集團眼下的財務能力上看,馮鑫確實無法提供更多的資金支持。債務方面,暴風集團的合計負債從2016年底的17.33億元增加到去年年底的19.15億元,在2018年一季度末增加到20.07億元。

暴風能夠使用的融資手段也很單一。2016年8月,暴風曾公告稱,計劃申請實施20億元定增募資項目。但在本月初,暴風公告,由于再融資政策法規、資本市場環境以及公司發展戰略的變化,公司擬撤回申請文件,擇機重新申報。

2018年5月7日,馮鑫向招商財富資管公司質押了770.23萬股,累計質押股份達到6705萬股,占其持有的全部7032萬股的95.35%。

公告披露,馮鑫質押的目的是“擔保”。自暴風2015年上市以來,馮鑫便頻繁質押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據“公司深讀”不完全統計,在2017年,馮鑫便先后質押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12次以上。

(馮鑫最近一次質押股份)

在2017年9月的媒體采訪中,馮鑫曾表示其股權質押是為了給暴風發展提供基礎資金的支持, “用自己個人的質押做戰略布局的輸血”。

未能從暴風獲得更多資金支持的暴風統帥,也在嘗試通過各種借款方式籌資。

暴風集團2017年年報顯示,暴風統帥過去一年分別通過向銀川股權中心登記借款,票據融資、商品質押借款等方式籌集資金。

如2017年,暴風統帥在銀川產權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掛牌登記累計取得借款2.91億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短期借款余額1.91億元。其中在2017年9月,暴風統帥兩天之內在銀川產權交易中心借款1.91億元,借款年利率分別為12.5%、14.333%,借款利率遠高于銀行貸款。

2018年一季度,暴風統帥又通過銀川產權交易中心借款1.04億元,借款期限均為270天。暴風集團披露,同銀川產權交易中心的借款為關聯交易,該中心第一大股東為馮鑫控制的暴風控股。

此外,在2017年,暴風統帥還以票據質押的形式獲得招商銀行2億元的授信額度。截至2017年年底,暴風統帥用于質押的應收票據8821.84萬元,取得短期借款余額8700萬元。

暴風統帥還以商品質押的形式獲得阿里旗下浙江菜鳥最高額為8000萬元的質押擔保借款額度。截至2017年年末,暴風統帥存在用于質押的存貨 4175.29 萬元,取得短期借款余額3000萬元。

暴風統帥各方籌集來的資金,或仍不能滿足其資金需求。暴風統帥沒有披露其營業成本,在2017年,暴風統帥的營收雖達到13.48億元,但經營活動現金流為凈流出6.34億元,凈利潤虧損3.2億元。

而在暴風統帥母公司暴風集團層面,資金壓力也不小。財務數據顯示,暴風集團去年終端成本為13.75億元,同比增長30.05%,該成本主要來自電視業務。照此計算,若暴風集團2018年終端成本維持30%左右的增幅,則成本將上升至17.8億元左右。

此外,暴風集團還需要支付約1.7億元左右的研發開支——過去三年,其研發成本分別為1.37億元、1.97億元和1.74億元,平均每年為1.69億元。

2018年一季度內,暴風吸收投資收到的1.20億元現金,取得借款收到1.04億元現金,比去年同期增長近80%。同時,其為償還債務支付了現金1.30億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超過200%。

一增一減下,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暴風集團現金及其等價物為1.18億元,比去年同期的2.60億元減少過半。

所投海外體育項目破產,暴風被索賠7.5億

2015、2016年,體育賽事版權成為資本市場的新“寵兒”,暴風亦參與角逐,最終以所投項目破產收場。近期,關于該項目的后續追償引發連環糾紛。

2016年3月,暴風集團全資子公司暴風(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暴風投資)與光大資本投資有限公司(光大資本)簽署協議稱,暴風集團作為GP出資2億元,旗下全資子公司暴風(天津)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聯合光大資本作為LP設立了規模為52億元的產業并購基金上海浸鑫,目的是收購估值14億美元、全球體育版權市場龍頭MP&Silva公司65%股權。

MPS是一家體育媒體服務公司,核心業務是體育賽事版權的收購、管理和分銷,涵蓋主要國家隊、俱樂部、聯賽和知名賽事。

據媒體報道,2018年10月,英國高等法院發布判定MPS以資抵債償還法網660萬美元版權費。收購事項由此陷入僵局,追回款項、減少損失成為投資方的首要關注點。

根據過往公告,浸鑫基金普通合伙人為光大資本全資子公司光大浸輝、暴風投資、上海群暢,認繳出資額均為100萬元。此外,光大資本、暴風集團作為有限合伙人分別認繳2億元和0.6億元的出資額。

在浸鑫基金12名有限合伙人中,招商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認(招商財富)認繳出資額最高,為28億元。招商財富由招商銀行通過招商基金間接持股55%,是浸鑫基金合伙人中唯一的招商銀行關聯方。

后續爭議圍繞兩名普通合伙人光大浸輝、暴風投資以及第一大有限合伙人招商財富展開。

根據暴風集團公告,浸鑫基金于2016年5月23日完成MPS 65%股權交割,此后若因暴風集團18個月內未能完成最終對 MPS 的收購而造成特殊目的主體損失,暴風集團需承擔賠償責任。

今年5月8日,暴風集團發布《關于訴訟事項的公告》稱,光大浸輝和上海浸鑫作為原告,向暴風集團和暴風集團實際控制人馮鑫提起訴訟。原告稱,因暴風集團不履行回購義務導致6.88億元損失,請求法院判令暴風集團向原告支付6.88億元損失該相關利息0.63億元,總計7.51億元,并判令馮鑫承擔連帶責任。

(來源:暴風集團公告)

另一方面,向暴風追償的光大也面臨著高額訴訟。

6月1日,光大證券發公告稱,浸鑫基金中一家優先級合伙人的利益相關方招商銀行作為原告,對光大資本提起訴訟,要求后者履行相關差額補足義務,訴訟金額約為34.89億元人民幣。

公告稱,目前該案仍處于立案受理階段,對光大資本的影響暫無法準確估計。目前,因相關事項,光大資本及其子公司名下銀行賬戶、股權、基金份額已被申請財產保全,涉及相關銀行賬戶資金約為 57.76 萬元;相關投資成本約為 43.88 億元。

暴風集團亦“深受其害”。在2018年“長期股權投資”項目下,暴風集團為浸鑫基金減值1.42億元,此外還在應收賬款中對浸鑫基金計提4800萬元。兩項計提原因均為“基金投資項目破產無法收回投資成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免費獲取
今日搜狐熱點
今日推薦
美女捕鱼短视频教程 北京pk10官网在线计划 易发棋牌游戏大厅下载 外盘股票配资 七星彩走势图可以画的 移动游戏大厅下载安装 3d奇偶大小分析技巧 北京pk10开奖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往期走势图 彩票大乐透周一走势图 易发游戏斗地主